相关文章

四川绵阳:一个三线城市 缘何崛起国家科技城

  飞机到绵阳,很想在空中好好端详一番这座西南名城,然而,舷窗外总有厚厚的云遮住望眼,令人更生好奇。

  绵阳,可以说是个让人有些熟悉,又觉得陌生甚至神秘的地方。

  有些熟悉,或是因为这里有个企业叫“长虹”,改革开放后彩电进入亿万百姓家,长虹,是国人对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

  陌生而神秘,是因为城市很小,却是著名的“中国科技城”,是共和国锻铸“两弹一星”等国之利器的地方,是“两弹元勋”邓稼先、“中国氢弹之父”于敏等一批科学家默默奉献的地方。

  韶光虽已换,雄风依然在。

  如果说,神光3号4号、战略高技术装备、载人航天、大飞机等1000多项重大国防科研生产项目,让绵阳的重要地位进一步巩固的话,那么,更令人欣慰的,是科技城的巨大科技能量正不断释放,这块土地的创新活力越来越强。

  去年,绵阳科技城实现地区生产总值、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分别是本世纪初的7.04倍、9.84倍和13.6倍;高新技术产业产值达1200亿元,占工业总产值比重达56%,较上年增长16.3%。

  科技型中小企业,代表城市的未来。去年,绵阳市新注册科技型中小企业是上年的3.8倍;新通过认证科技型中小企业达2684家,占四川省近1/3。

  2014年,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培育城市实力评定,在33个参评城市中,绵阳位居第二。2014年度中国投资吸引力城市评比,绵阳获评西部“最具吸引力”城市。

  绵阳的吸引力还在增强。今年一季度,绵阳地区生产总值、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继续保持9.1%、10.7%的稳定增速。前5个月,科技型中小企业的数量继续以每天7.7家的速度增长。

  一不靠海,二不沿边,三非省会。绵阳科技创新发展的强劲动力为何如此澎湃?

  “要不是政策好,你民企能‘参军’?”

  “军火制造商”,57岁的民营企业家顾德阳近两年得了这样一个外号。他办公司20多年,省内省外都有企业,3年前新创办四川三阳永年增材制造技术有限公司。何谓“增材制造”?就是3D打印。不过他的“增材”非同一般,是镍基、钼基、钨基、钛合金等。

  一架同比缩小的军机模型,钛合金材料,要求5天交货。

  “怎么可能?就是开个模具也要个把月呀。但是,我们就能干,还提前了一个晚上。”说起发生在今年初的这件事,顾德阳笑出了声。

  这其实还不算复杂,瞧他打印的产品:航空发动机喷嘴、航空航天用异形齿轮、转轴结构件、火箭发动机喷射器及相关部件;飞机大型涡轮盘关键部件、飞机及航母大型承力结构件,等等。

  “要搁以前生产这些家伙,我肯定‘进去’了。”而现在公司已取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单位二级保密资格,完成国家军工质量体系认证。

  “要不是政策好,你民企能‘参军’?想都不敢想,是吧?”顾德阳为“参军”,把外地两个厂都卖了,“投进1个多亿了,准备投5个亿。”

  黄晓芳递过来的名片令人莞尔,既是老师,也是老板。她是西南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的青年教师——信息安全系主任、副教授。同时,这位从事密码研究的女博士还有一个身份:四川思安特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公司就在西科大的科技园内。

  6月9日,中国(绵阳)科技城工业技术研究院举行发布会,发布的就是思安特开发的一款智能电子签章。只要有移动网络,用户下载一个签章软件,通过上传、签名、发送等简单操作,就可随时随地签批文件。“可以在屏幕上手写签名,也可以在纸上签名后拍照上传。”黄晓芳介绍,这个产品已在山东省电子审批云系统和成都工业投资集团应用,青岛一家大型家电企业采用后一年就省2000多万元。

  创办才3年,思安特的市场估值已达7000万元以上,获风险投资800万元,今年销售收入预计600万元。教学很出色,企业办得也成功,黄晓芳笑着说:“主要是政策好,要不是有鼓励老师创业的好政策,我也迈不出这一步。”

  黄晓芳介绍,启动资金花的就有政府奖励的中小企业创新基金10万元,办公就在学校科技园,头两年房租全免。“学校也有鼓励政策,因为能为学生提供大量教学实习机会和创业学习机会。实习优秀又想创业的,我就留下了。”

  四川汽车工业集团是家民企,但正和清华大学共建研究院,项目就在绵阳。这样“高大上”的事,怎么会交民企做呢?“政策好啊,省、市两级政府都很支持,民企在体制、机制上更有活力,给我们定的项目建设方针就是16个字——‘企业投资,政府支持,项目运作,市场服务’。”川汽绵阳新能源汽车产业研究院董事长何茂华,提起已开工建设的研究院项目两眼放光,“我们把国内顶级的技术团队请来了。”

  5月22日,清华大学研发团队已正式入驻研究院。川汽第一代新能源车是自己研发的,第二代就用上了清华的技术,“现在正和清华一起研发三代车。”何茂华说。

  “我这个商务‘白痴’,以前怎敢想象公司上市”

  “技术研发上很‘天才’,商务谈判上很‘白痴’。”曹远东这样自嘲。他有两张名片,一张是四川九渊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另一张是这家公司的总工程师。他说自己只懂技术,虽然一再提醒自己小心又小心,还是三句话就把底牌露了。同一项技术转让谈判,他只能卖七八万元,总经理去谈,能卖20多万元。所以,对外他掏的名片是“总工程师”,“免得给公司市场营销造成被动。”

  曹远东技术研发上确实“很天才”,他的挥发油高效提取、多功能中药中试集成、分子色谱酒精高效节能回收技术等,对传统技术与设备都是颠覆性的。比如那项回收技术,针对的是制药企业大量使用的高浓度酒精,采用这项技术能节省70%左右。

  “企业挣点钱多难,省钱不就简单多了吗?这还只算省下的原材料,还有运费、能耗、人工什么的。”九渊公司已与四川好医生医药集团签订合作协议。这家药企一年要用5000吨工业酒精,采用这项技术可节省3500吨。九渊公司去年8月才创办,今年销售额就可达600多万。今年4月首轮融资,风投即投400万元;第二轮融资又将开始。公司目标是3年在“新三板”上市。

  常言道:“败军之将,不可言勇。”而曹远东就是个“败军之将”。他2006年从成都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就创业了,结果欠下的债务,直到去年上半年才还完。

  帮着曹远东“勇”起来的“大贵人”,就是他二次创业的所在地——安县创业服务中心。

  去年清理行政用房,安县集中腾出6幢共1.5万平方米办公楼,价值3亿以上。这里距绵阳主城区近,想买楼的不少,县委书记一锤定音:一幢也不卖,全部做“孵化器”。去年4月底中心挂牌,曹远东赶上了。中心先给他70平方米,今年初公司组建销售团队,又给到300平方米,房租全免。刚还清一屁股债,没钱,中心申请,他获绵阳市创业领军人物奖——50万元,又帮他拉来400万元的风投。不会管理、不擅营销怎么办?中心给他介绍了一位职业经理人来当总经理。

  “3年后,我们光是药企酒精回收这一块,产值就可达3亿,上市就够条件了。要是没中心帮我,我这个商务‘白痴’,创业还不到一年,怎敢想象上市的事?”曹远东由衷感叹。

  “带着一个富有创意的大脑和干事创业的激情,就可以在绵阳实现你的创业梦!”绵阳市领导到珠三角、长三角等地礼请各类人才来绵阳创业时,常这么说。

  这话其实一点也不煽情。说这话的底气,就在于绵阳这几年不遗余力打造了一批创新创业平台——各种各样的“孵化器”,有政府办的、科研院所办的、大型国企办的、高校办的,还有民企办的、个人办的。各类孵化器总面积超过60万平方米,今年将达到100万平方米,为科技型中小企业提供技术、政策、信息等“打包式”服务。

  科技城工业技术研究院,堪称绵阳最大的“孵化器”,是政府办的,其中,有个灵创孵化器企业园,是工业技术研究院提供2000万元资金办起来的,张文博的帝标科技公司就在这个孵化器里,做机器人,去年卖出800多台。

  有点让人发蒙的,是张文博的另一张名片:绵阳融鑫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我2006年就开始折腾机器人,到去年还在亏,但我另外有家公司是挣钱的。因此,在创业方面,我有太多的经验教训,这些对刚创业的年轻人很宝贵。所以2013年2月,我自己注册办了个‘孵化器’,给青年创业者当‘导师’。这不才一年多时间嘛,已经孵化成功18家,我挑其中最优秀的一家入了15%股份。”张文博很开心。

  最大的“孵化器”是科技城工业技术研究院,中间那个是灵创科技园,再里面,是张文博的“融鑫”,有点像“俄罗斯套娃”。而这,正是绵阳打造创新平台没有条条框框的可贵处,只要能让一个个“金点子”变成一个个“好项目”,让想创业的人创新业,正创业的人创好业,善创业的人创大业,便皆可探索。

  灵创孵化器企业园里,还有个企业叫“武道数码”,是做游戏软件的。创业没钱,企业园帮他申请,四川省战略新兴产业专项资金给300万元,科技城工业技术研究院入股200万元,科创区应用技术研究与开发资金资助10万元,扶持初创阶段创新创业资金100万元。“做网络游戏的忙起来,不分白天黑夜,愁员工食宿。”企业园不仅提供全部80多个员工的宿舍,还有食堂。“各种政策太全面了,有些你想都想不到。”总经理刘涛说。

  条件好自然发展快,去年底武道数码就推出了一款游戏,现在每月可带来150万元营业收入,注册用户超过50万人。刘涛告诉记者,2013年他成立这家公司时,曾从北京拉来几个同学入伙,“结果,那些同学一看绵阳政策体系这么完善,孵化器这么好,撇下我单独办公司去了。”

  绵阳市政府副秘书长赵德均介绍,绵阳的孵化器可以覆盖从“金点子”到“大项目”各阶段,阶梯形的孵化体系包括:创业苗圃(前孵化器)—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在资金上,按创业过程给予差异化扶持,缩短企业孵化成长周期。去年市级投入6650.5万元人才发展专项资金,带动县市区、园区投入2000余万元。

  “这里有最富集的科技资源”

  北京,某中央重要部门,一辆两侧窗户覆盖着茶褐色贴膜的轿车刚驶过门岗,即被拦停,武警发现,车内后座上有不明人员……

  并非武警火眼金睛,大展神威的,是门口安装的一套用激光层析技术开发的辐射探测设备。

  宋凤军2012年初创办四川中盾金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用激光层析技术开发了一系列远距离侦察产品,用户包括武警猎鹰突击队,安徽、新疆、上海、四川等省级公安部门。

  这么“酷”的技术怎么研发出来的呢?看看宋凤军的经历就可猜出几分: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核物理与化学研究所工作13年,主要研究射线成像、辐射探测技术。后来又任西南科技大学副教授。

  短短几年,中盾金卫的市场就打开了,沿海多个城市争相引他去投资。宋凤军有点动心,因为眼下已有多家国外客商来考察洽谈,以后要“走出去”的话,沿海在人才和渠道方面优势明显。“但无论如何,我的公司总部一定是在绵阳,因为绵阳有最富集的科技资源。”宋凤军斩钉截铁地说。

  对绵阳了解越多,越让人觉得,宋凤军说的这个“最”字,不是个形容词。

  公元前201年设县,后历朝历代都为郡、州治所,但绵阳名闻中外,还是新中国成立后。“一五”期间,苏联援建156个建设项目,放在绵阳的就有8个;“三线”建设时期,又有40多个项目落户绵阳。长虹彩电有句广告语:信赖,源于1958。指的就是这段历史。

  这段历史是那么辉煌。绵阳,成为我国重要的国防军工与科研生产基地、重要的电子信息产业基地。前者,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九院)、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29基地)、中国燃气涡轮研究院(624所)、西南自动化研究所(58所)、西南应用磁学研究所(电子9所)为代表;后者,以长虹(前身780厂)、九洲(前身783厂)为代表。

  绵阳,是共和国锻铸“两弹一星”等国之利器的地方,集聚了18家科研院所,14所高等院校,8个国家重点实验室,5个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6家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因此,2000年9月4日,党中央、国务院宣布:建设绵阳科技城。这是我国唯一的国家级科技城。

  如何让绵阳巨大的科技潜力释放出来?

  宋凤军成功的背后,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平台,就是绵阳市近年来精心打造的科技城工业研究院,它既是一个孵化器,也是一个开放合作平台,研究院院长这个领军者,本身就是开放的标志之一,他是绵阳市以百万年薪从全国范围内招聘来的。研究院还有一个开放的、400多人的庞大专家团队。副院长张方宇介绍,“研究院孵化成功的40多家企业中,有军队背景的就有28家。”

  科技城最亮的牌是“军工”,推动国防科研院所、军工企业自身开放,自然是重中之重。绵阳这些年全力推动产业园建设,打造各种开放合作的平台,如58所的汽车电子产业园、电子9所的电子元器件产业园等。

  九院,是绵阳的科技地标,在向民用领域释放科技优势方面,也是一面旗帜。“利尔化学”,国内最大高效安全农药生产商,销量全球第二;“银海软件”,开发的社保系统软件长期占全国90%以上市场;“九九瑞迪”,我国第一家数字成像仪器中心,填补我国工业CT生产空白……去年,九院军转民企业实现收入超过50亿元。

  只有开放才能更好发展,只有合作才能更大范围聚集创新要素。军工企业九洲集团的巨变,最能说明。九洲近7年大力发展军民融合,增长超过10倍,如国内领先的空管通航产业,融合发展后产品占据了国内70%以上的市场份额。2004年,实现营业收入达201亿元,其中约九成来自民品。随着军品技术的释放,产品由1个领域拓展到8个领域。同时,民用领域技术发展后又“反哺”军品,军民技术双向转移。九洲集团企业文化部部长周冰笑称这是“军转民后又参军”。

  2014年,科技城新增军民融合企业102家,总数达到363家,产业覆盖电子信息、航空发动机、核物理与放射化学等300多个专业领域,销售收入达1550亿元,增长18%。

  “营造鼓励成功、宽容失败的社会氛围”

  在绵阳办公司,从注册到拿许可证,最快多长时间?

  “最快纪录是两小时。”科技城科教创业园区党工委书记柳江告诉记者,“是一家名叫‘铁塔’做通信基站的公司,老总还很高兴地给我发来个短信。”柳江介绍,绵阳市级行政审批事项近年砍掉132项,与2012年相比,精简率达63%。

  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乘法”。2014年,绵阳市注册私营企业9099户,同比增长100.3%。

  四川飞天联合系统技术有限公司政府事务总监徐琦,对绵阳创业环境最深的感受,则是重情。

  飞天联合是北京中关村一家2011年才成立的小公司,主营机载和车载WiFi产品,没料想绵阳市委书记会亲自到公司拜访,请他们到绵阳投资。

  “我们是去年6月落户的,现在营销情况很好,绵阳这边今年能做到2000万元以上,整个公司1亿元没问题。”徐琦说,让他们最暖心的是和成都铁路局洽谈商业方案时,“请市领导帮忙牵个线,市领导不仅一口答应,还很快就作出了安排。”

  “这项工作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做。”绵阳市委宣传部长张学民告诉记者,绵阳市13名市委常委都作了分工,每人分别联系2名高层次人才和1个人才集聚度高的企业,“给人才当好后勤部长,帮企业解决后顾之忧,让他们腾出更多精力谋创业、抓创新。”

  “我最喜欢绵阳的地方,就是这座城市的包容性特别强。”百库科技有限责任公司CEO王海鹏说。

  百库科技亏损,创业一年多亏掉100多万。可王海鹏一点也不担心。

  王海鹏是从长虹走出来的“创客”,有网络工程专业背景和5年家电企业工作经验的他敏锐发现:大家电维修电子商务成长惊人,2011年淘宝平台上的家电维修交易量每月才几百万元,2012年就增长近10倍。于是,去年初他下海了,想做国内首个家电维修备件垂直电商平台。

  一年下来获得3000多家维修点网上入驻,网络销售额达5000余万元,但还亏损。虽然亏,但“长虹创投”认可其创业方向,顺利通过了王海鹏的商业计划书,给他投资,且只占25%,让创业者绝对控股。

  王海鹏之所以对亏损不担心,更深层次是对长虹创业文化的理解:宽容失败。

  长虹在企业内部搞创客大赛,资助员工搞研发,最高可补助20万元;还设立了2.5亿元创投基金,鼓励员工离厂创业,可以预支9个月工资,失败了仍然可以回长虹。

  “企业大了会扼杀创新想法,”长虹董事长赵勇说,“员工能够有一些人出去创业,特别是围绕长虹确定的关键技术和商业模式去创业,是我最高兴的事。”

  “我们正在营造勇于创新、鼓励成功、宽容失败的社会氛围,为‘小苗’提供适合生长的土壤。”绵阳市领导说,创新创业一定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心态和理念,“小苗”要长成材,你怎么能不给时间呢?

  为什么“创客”喜欢绵阳?为什么绵阳的创新激情源源不断?某些答案,也许就在这些话里。

  绵阳时间,刚刚开始

  最美好的人生途径,就是创造价值。

  一座城市亦然。

  对于无处不激荡着创造热情的绵阳来说,“最美好”的东西似乎接踵而来:

  由国务院领导主持的绵阳科技城建设部际协调小组第十二次会议开始筹备,将谋划科技城未来5至10年发展;

  《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确定,绵阳科技城承担和参与3个重大专项,加快推进“空气动力新城”“航空新城”“科学新城”建设;

  科技部将绵阳科技城纳入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联席会议成员,还将与绵阳共建“绵阳科技城创新服务体系示范基地”……

  今年4月中旬,绵阳召开创新创业大会。会上,“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业训练营活动基地在绵阳正式挂牌。时任绵阳市委书记罗强在会上激情呼吁:“绵阳科技城担负着为军民融合和创新驱动发展探索经验的国家使命,我们一定要搭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国家号列车,推动国家科技城突破性发展!”

  在这样一座具有创新基因的城市里,创新创业大会是桩大事,电视直播,收看的人很多,每个社区工作站都把电视声音调得很响。

  这座城市的很多人都和市委书记一样,激情满怀。

  顾德阳说,与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联合研制的国内第一台大型等离子制粉机7月份就到货安装了。“原来的设备每分钟1.5万转,这个是2.5万转的。还有,四川省发改委批准了增材制造工程实验室,今年底就可完成建设。”

  何茂华也望穿双眼盼着一个批文——四川省政府支持川汽办绵阳新能源汽车产业研究院的批文,“很快就会下来了,下一步我们就可以申报国内唯一的国家级新能源汽车工程研究中心、博士后工作站。”他笑起来声音很年轻。

  刘涛的心情格外好,首款手机游戏快问世了,目前,中东、美国等海外买家已在测试。“最新一款游戏才完成60%,就有买家预订。有点夸张是不是?”他的笑容里难掩得意。

  徐琦心情不错,第二轮融资启动顺利,“我们准备2017年完成融资后,把总部从北京迁到绵阳来。”

  宋凤军也正忙着第二轮融资,因为发展之快超出预想,去年销售额300万元,今年也许会到1000万,明年可突破3000万。

  ……

  或许,属于绵阳的时间,才刚刚开始!